雪伦义乳官网
雪伦实业
联系我们

我是化疗,说我无用说我害人我不服!

发布于:2017-10-11 09:15来源:硅胶义乳 作者:硅胶义乳点击:
      关于化疗,大家都不陌生,对它的恐惧也从未放下。近看到这篇文章,以化疗的口吻,讲述它受到的误解,分享给大家,以便于大家更好的理解化疗。

      大家好,我的名字叫做化学药物治疗,简称化疗。相信大家对我都不陌生,长久以来,我和我的另外两个小伙伴手术、放疗,一起被称为癌症治疗的三驾马车,我们并驾齐驱,奋战在抗击癌症的第一线。

      然而,有一件事让我很头痛:我时常会受到各种质疑,甚至是中伤、诋毁——说我没有用,说患者是被我害死的,说我是医生精心策划的一场骗局。

      于是,我成为医疗界一个鞠躬尽瘁却不被理解的悲壮的角色。我觉得特别委屈,是时候站出来为自己说几句话了。

      传言01

      我会让患者生不如死

      不少患者对我有一种莫名的恐惧,认为我会把他们折磨到生不如死;尤其是一些宣传“祖传抗癌偏方”之类的资料更是把我形容为“把毒药往病人身体里灌”。

      因此,我就这样被生生“塑造”成一个面目狰狞的魔鬼。

      坦率地说,我的祖先确实是毒药——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致命化学武器氮芥,当然也有人将我的源头追溯到已有2400多年历史的三氧化二砷(砒霜)。

      而且我可以很诚实地承认,我眼神不好,有较为严重的脸盲症,因此无法区分敌我,在打击肿瘤细胞的时候,也会使无辜的正常细胞造成伤害,导致患者免疫力明显下降、大量脱发、恶心呕吐,还可能对患者的肝肾心肺器官造成毒性损害。

      不过,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,现在的我已经和毒药没有多大关系了,而且我的疗效越来越好,副作用越来越轻。

      更何况即便有副作用,也都是可控的。肿瘤医生会针对我无心带来的各种副作用合理用药,采取相应的对症措施。

      比如说,当患者出现恶心呕吐的现象时,可以使用相应的止吐药;出现骨髓抑制,可以使用升血象的药物,效果都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  因此,我一般不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,更不会让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  传言02

      我是个没用的家伙

      似乎每隔一段时间,那些说我没用的言论就会大摇大摆地在网络上溜达一遭,混淆视听,有人甚至煞有介事地提出肿瘤治疗进入“去化疗”时代。

      对于这些言论,有力的回击就是上数据,用事实说话,这样谣言就会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  首先,总体来说,我在肿瘤治疗中仍旧处于基石地位,对于一些有全身扩散倾向的肿瘤及已经转移的中晚期肿瘤,我更是当仁不让的主要治疗手段。

      接下来,我要放大招了——不谦虚地说,对睾丸癌、白血病和霍奇金淋巴癌来说,治疗效果几乎全部要归功于我。

      对于这些患者来说,我是最主要的治疗手段,很多时候,仅依靠我自己的力量,患者就可以存活超过20年,可以说已经达到治愈了。

      还有,2011年,科学家曾对123项随机对照试验、10 万名女性进行统计分析,得出结论:

      针对乳腺癌患者,“请我出山”能平均降低三分之一的10年死亡率。该研究发表在著名医学期刊《柳叶刀》上。

      因此,我可以自豪地说,说我没用的人可以闭嘴了。

      传言03

      我会使癌细胞扩散

      比起说我没用的那些传言,更严重的是说我会使癌细胞扩散!

      近,刊登在美国《科学转化医学》杂志上的一项最新研究称,美国耶希瓦大学爱因斯坦医学院研究团队研究发现,使用我旗下的两种药物的20位乳腺癌患者,癌细胞扩散到了其他部位。

      因此,研究人员认为我“虽在短期内使肿瘤缩小,却可能导致癌细胞在体内扩散”。

      对这种研究,我们需要辨证看待。

      首先,该研究只针对乳腺癌病人,没有研究其他肿瘤患者,存在明显的局限性。

      其次,研究表明,该风险可能和Atf3基因受到刺激、大量表达有关,消除了Atf3基因就可以避免这种可能存在的风险。

      再次,该研究的样本仅20例,少到不具说服力。以截至2015年的数据为例,中国每年的乳腺癌新发病例人数为27.8万,在这样庞大的基数面前,20例的研究样本能够说明什么?我们只能呵呵。

     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,研究者说“可能导致癌细胞在体内扩散”,表明这只是一个推测,还未得到证实。如果就此给我定上莫须有的罪名,我表示严重不服!

      传言04

      我会加速患者死亡

      在各种传言当中,最狠的莫过于说我可能会加速患者的死亡,做了还不如不做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我要很负责任地说,这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说法。

      持这一观点的人偷换了概念。他说的患者或许本就不适合于我,我之前就说过,和任何一种其他的治疗方式一样,我对适应症和适应人群是有选择的。

      如果患者的身体情况不好,即使病情需要我,也不能做。因为我毕竟还是有副作用的,如果身体承受不了,强行用药,这无疑是雪上加霜,给患者带来的更多的是负面的影响,包括导致患者死亡;当然,不符合身体情况的过度使用也是一样道理。

      所以,把这个罪过不由分说甩给我是不厚道的。对不起,这个锅我不背!

      传言05

      医生患癌不会选择我

      网上有传言说,一项在医生中进行的调查显示,81%的肿瘤科医生表示,如果患癌,会拒绝化疗。

      什么?难道医生自己都不待见我,还要硬塞给患者?白衣天使为了赚钱不惜昧着良心?

      其实这个调查有一个特殊的背景:30多年前,我旗下的顺铂化疗刚刚兴起,正在作为试验药物用于治疗肺癌。

      当时数据不多,疗效不明,而且副作用很明显。因此,医生群体中对它的使用产生争议。

      为此,1986年,加拿大麦吉尔癌症中心对医生做了一个问卷调查,当时81%受调查的医生选择不使用顺铂。

      这和“十年前你是否愿意斥资百万在北京买房”和“现在给你一个穿越到十年前的机会,你愿不愿意斥资百万在北京买房”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  这在后续发生的事情中得到印证。

      10年后,医学界对顺铂的疗效逐渐认可,使用经验越来越多,副作用也控制得更好。

      这时,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(NCCN)又做了一次一模一样的问卷调查,愿意使用顺铂化疗的医生比例从19%大幅增加到64.5%。如果换到今天,这个比例肯定还会更高。

      说点更有深度和高度的

      说了这么多,总结起来,再引申一下,就是以下几点:

      要相信科学

      任何一种治疗方式但凡能最终应用于临床,一定是经过大量严谨的临床试验检验的,包括疗效、不良反应、安全性等等方面,在这个基础上权衡利弊之后,才能实施应用,而不是研究者关着门坐在屋子里拍脑袋决定的。

      我,化疗,作为被写入诸如乳腺癌、肺癌、淋巴瘤的治疗指南中的一种疗法,也是经受了一轮又一轮的考验被最终认可的,就叫循证医学。

      因此,请大家相信,医疗行为的目标是治病救人,而不是害人,没有作用甚至有反作用的疗法是不会通过检验,被拿来用在患者身上的。

      要辩证看待

      总体上讲临床上超过一半的肿瘤患者都需要我,特别是对于那些不能手术的、已经转移的中晚期肿瘤患者来说,是我毅然决然地扛起了治疗的大旗,成为延长患者生存期的一大重要手段。

      但同时,我也承认,我没有那么了不起。

      有些患者天生对我极端不敏感,还有一些诸如早期的肺癌、乳腺癌、胃癌、肠癌的患者,没有必要使用我。

      又比如,随着靶向治疗、免疫治疗等新兴治疗方式的兴起,我的“蛋糕”的确被切走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  所以,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,现代医学讲究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提供“个性化治疗”。

      但不管怎样,我仍是癌症治疗不可或缺的一种治疗手段。尽管我是一把双刃剑,有利也有弊。但对于适合我的癌种和患者来说,利要远远大于弊。

      总给一下,医学在不断发展,认识在不断更新。但对患者而言,最重要的是不迷信,不盲从,规范治疗,听从专家的建议才是正道!内容来自:微信公众号:shxljkw (雪伦健康屋),想获得更多实用干货,请关注雪伦硅胶义乳官网!!
标签(Tag)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