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伦实业
  • 当前位置: > 健康指南 >
  • 乳腺癌,绝不能让我的女儿没有妈妈!

    发布于:2019-09-06 14:18来源:未知
          胡晓茵(化名),46岁,6年前查出早期乳腺癌,现已度过5年存活期。
     
          “我不能死。绝对不能让我的女儿没有妈妈。她的青春期要有人管,她生孩子的时候我要在旁边,她跟丈夫吵架时有个地方可以哭……”
     
          胡晓茵(化名)回忆起初几年的抗癌经历,笑言“有点记忆模糊”了。但真的说起来,当年的痛苦与绝望、坚持与抗争,仍然历历在目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“医生,我还有几年,你告诉我,我好做计划”
     
          胡晓茵至今仍清楚地记得,发现患乳腺癌的日子是2010年11月8日。
          在那之前的一个夜晚,她自检发现右边乳房有一个硬块。当时公司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要做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忙完后,她给南方医院的一个医生朋友打了个电话。朋友一听,让 她赶紧去医院检查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结果,两个医生触诊一结束,就开始走到一边低声商量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她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果然,医生在开彩超检查的时候,给她打了“预防针”:“如果没事就皆大欢喜,如果有事,咱就自认倒霉。”她一听就哭了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确诊后,胡晓茵的第一句就是:“医生,我还有几年活,你告诉我,我好做计划。”医生回答,存活时间应以十年为单位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当天办了住院手术,她回家收拾行李,一夜无眠。第二天,她特意拉了一个出差用的行李箱,告诉正好来广州小住的妈妈和妹妹说是出差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次日,她接受了手术,右边乳房整个切除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“我觉得好冤枉,我从来没做过坏事,为什么这种病会找上我呢?”
     
          胡晓茵那年刚好40岁,正跟朋友谋划着要开一个工厂,连工厂名字都起好了,正准备要大干一场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可是,这场病将她从理想的高空一下子摔到了现实的地上。活着,成了她的期望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女儿看着妈妈右胸的大疤痕,难过地哭了
     
          让她接受了现实并坚强面对的,是父母和女儿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“我当时想,我不能死,我要是死了,父母和5岁的女儿怎么办?绝对不能让我的女儿没有妈妈。我得让女儿青春期有人管,生孩子时候有个肩膀可以靠,以后跟丈夫吵架时有个地方可以哭……”
     
          她开始积极地配合治疗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化疗以后打生白细胞的针非常痛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每次一看到护士拿着针筒向她走来,就开始觉得全身都痛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化疗之后掉发,也让爱美的她难以接受,更 担心年幼的女儿害怕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有一天她忘了戴假发回家,只戴了一顶帽子,不知情的女儿看到觉得好玩,突然摘掉了她的帽子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看到妈妈光头的那一刻,小姑娘顿时哭了, 说妈妈怎么变成了怪兽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胡晓茵心如刀割,只好安慰女儿:“妈妈在跟你玩魔法呢。”过了一会儿,她悄悄地戴上假发,女儿才破涕为笑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缺失的右乳,也让她难以面对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当初为了保命,毫不犹豫地整个切除了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可拆掉纱布那一刻,她自己都惊呆了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有一次跟女儿一起洗澡,女儿看着妈妈右胸的大疤 痕,难过地哭了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后来,她终于慢慢让女儿明白妈妈得了什么病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女儿哭着求她:“妈妈,你千万不要死!”她下定决心,一定不能死。“一想到女儿,所有的痛, 一咬牙就挺过去了。”
     
          胡晓茵感叹,癌症的康复之路,是需要整个家庭陪着的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让她觉得温暖的是,在整个治疗过程,一直有丈夫陪伴相守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从手术到化疗结束,她一共住了16次院,治疗十分顺利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2013年5月,她还去上海的一家医院接受了乳房再造手术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如今,她几乎已忘记自己是个癌症患者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医生点评:乳腺癌已非绝症、早期治愈率达95%
     
          胡晓茵的主治医生说,胡晓茵刚入院时,状态完全是封闭的,一句话都不愿意说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一向主张心理辅导和身体治疗一样重要的他,开始做她的思想工作,请跟她教育程度和生活经历相似的病友来跟她聊天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医生说,家人的支持对于癌症患者而言,意义也非同寻常。胡晓茵很幸运有一个一直陪伴左右的丈夫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医生介绍,不少患者初都会情绪低落、万念俱灰,甚至不愿意接受治疗。事实上,乳腺癌早已不是绝症,早期治愈率可高达95%以上。
     
          文章转载自国际粉红丝带
    标签(Tag):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